首页 > 新闻 >亚洲

金川集团:走出去,阔步迈进新时代


2018-04-12    浏览次数(734)    

    “新时代经济背景下,企业不能偏安一隅,必须要有全球化视野,走出国门,融入世界。”

  近日,记者在金川集团公司百米井下、选冶厂区采访时,听到最多的话题,就是关于新时代企业如何走出去拓展对外开放广度和深度、实施国际化经营战略的探讨和决策部署。

新时代的新视野

  2017年,对于位于南非的梅特瑞斯金森达铜业公司和金川集团总部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金川集团旗下南非梅特瑞斯公司所属的刚果(金)金森达铜矿项目正式建成投产,标志着金川集团在南部非洲资源开发又一次取得重大进展。

  “南非的这个项目是金川集团参与全球资源配置取得的一个重大成果。”金川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永前说,“金川改变了中国缺镍少钴的历史,为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经过多年开发,金川资源储量大幅减少,仅凭国内的资源远远不能支撑企业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迫切需要以跨国经营的方式积极参与全球分工体系,实现生产要素的全球配置。”

  走出金川、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公司决策层达成共识,放眼世界扬帆起航,综合运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以大无畏的开拓精神,将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的宏大构想付诸实践。

  中国西部地区第一大港——广西防城港,因其独特的地理、区位、政策和资源优势,进入了公司高层的视野。金川集团在防城港的企沙镇,建起了广西金川铜镍生产基地。

  2014年,公司抓住“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机遇,引进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和有色金属贸易商之一的托克私人有限公司入股广西金川。

  在海阔天蓝的防城港,来自世界各地的原料,通过大海源源不断地运往广西金川。至此,以金川本部采选冶和精深加工基地、兰州金川科技园有色金属新材料研发和生产基地、广西防城港外部原料加工基地、南部非洲及东南亚等资源保障基地为支撑点,金川集团初步实现了资源全球配置、资产和业务全球分布的跨国经营格局。

  “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是我们今后‘走出去’所能抢抓的最大最佳的机遇。”王永前说,金川集团地处丝绸之路,向西开放开发具有得天独厚的区域优势。“一带一路”上的俄罗斯、蒙古、中亚、巴基斯坦、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一直是公司“走出去”开展资源合作的重点区域。

  金川本部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甘肃黄金段,广西金川铜镍生产基地又处于海上丝绸之路上,作为国内少有的既在“带”上又在“路”上的国有企业,金川集团充满了机遇。

  而机遇总是垂青于勇于竞争者。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开发与合作,全球获得矿业权43个,在金川以外获得探矿区1000多平方公里;

  在境内及海外拥有众多资源项目,初步形成全球资源配置的战略布局和跨国经营格局,实现从最初镍铜钴加工的单一产业到目前的多元化、国际化发展……

  金川人勇于出击,勤于收获,足迹踏遍五洲四海,一幅波澜壮阔、气势宏大的世界蓝图正日渐清晰。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王永前说,“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这正是我们企业未来努力的方向。我们要力争将金川集团建成有目标、有情怀、有格局、有能力的现代化行业龙头企业,争创主业突出、治理规范、技术领先、管理先进、绩效卓越、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强的世界一流企业。”

新时代的新支撑

  2017年4月,金川集团贵金属冶炼厂职工潘从明登上央视新闻,成为金昌家喻户晓的“明星”。

  这位被称为大国工匠中翘楚的精炼师,经过数万次的反复试验后,发明了通过肉眼观察颜色精准判断贵金属纯度的方法,准确度与化学检验结果不差分毫。

  “我们国家的贵金属储量仅占全球储量的0.39%,矿石提取镍金之后的废渣中有20多种金属元素,7种铂族贵金属就伴生在里面。如果没有一套国际领先的提纯工艺和精炼技术,铂族贵金属只能和镍矿废渣一起被当作工业废料遗弃。”

  潘从明说:“99.99%,是铂族贵金属出厂的标准纯度。镍矿废渣里的铂族贵金属含量极低,提纯1克如此高纯度的贵金属,需要采用60多种化学试剂,对至少5吨的镍矿废渣进行反复萃取。其中,难度最大的当属对精炼次数的确定,精炼次数多了,造成贵金属白白流失;精炼次数少了,达不到99.99%的纯度。”

  潘从明和他的团队要做的,就是将堆积如山的废渣,变成浑浊的液体,再让藏身在色彩斑斓水滴中的铂族贵金属,乖乖地“列队”流淌进成品槽中。

  从废渣变成液体,从液体变成贵金属,每一种贵金属提取要经过20多道工序,有200多个关键技术点。每一道工序、每一个控制节点操作中,溶液的色彩都会发生微妙变化。

  潘从明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变化,并以此来判断贵金属精炼次数,颠覆了贵金属提炼的传统经验和工艺,在全国被广泛应用。

  “金川的发展史,是一部科技进步史,科技创新是我们发展壮大的传家宝。”全国人大代表、金川集团公司镍钴研究设计院、镍钴资源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高级工程师杨艳深有感触地说,“新时代企业要发展,不仅需要有国际视野,还要有强大的支撑力量,科技创新地位更加突出。”

  为尽快把已形成的科研成果转化为创造效益的实际生产力,金川集团将镍钴研究设计院作为技术集成营销平台和管理机构,牵头组建技术集成营销团队,将几十年的技术积淀通过技术集成营销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营销手段对外承接业务,为企业创造高附加值利润。

  科研不设“门槛”,创新不看“出处”。

  为了激发一线职工创新创造的智慧与热情,金川集团构建“党委领导、行政主导、工会搭台、多方协同、全员参与”的职工技术创新工作格局,打造以职工技术协会为阵地、以创新工作室为引领、以团队创新为依托、以全员创新为目标的“五创平台”,先后出台《职工技术创新活动评价办法》《职工技术创新成果奖励办法》,设立科技进步奖、技术改进奖、行业专利奖等奖项,每年拿出1000万元支持职工创新、200万元奖励职工创新成果,营造出了“人人参与创新、时时都在创新、处处体现创新”的浓厚氛围。

  公司在每个车间持续开展“难题揭榜”“五小成果”“合理化建议”等形式多样的群众性创新创业活动,不仅使一批“土专家”成为创新明星,而且还创造了丰厚的价值。据统计,近年来,98%的职工技术创新成果得到应用,累计创造经济效益12.4亿元。

  良好的平台,成就了一个个传奇。

  “金川集团拥有高氧化镁镍精矿闪速熔炼、富氧顶吹镍熔炼等13项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金川镍矿所含21种元素中已有16种得以提取和利用,是世界上极少数的能够将多种有价金属在同一工厂内实现分离提纯和商品化生产的企业之一。”杨艳说,“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冶炼技术能力和创新团队,是金川集团占领国际市场的最大支撑和优势。”

新时代的新作为

  2016年11月25日,由金川集团公司投资的印尼红土镍矿项目在印尼北马鲁古省奥比岛开工建设,金川集团以中国—印尼“一带一路”政府间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项目为桥头堡,获取了当地丰富的红土镍矿资源。

  王永前介绍,这个项目是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以来甘肃省首个开工建设的境外项目,已被国家发改委列入中国—印尼“一带一路”政府间国际产能合作重点项目。

  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号召,“十三五”开局,金川集团深入推进资源、资产和资本的国际化,着力在“一带一路”整合资源、开发资源,建设沿海冶炼与循环经济示范园区,加快实施在印尼、南非思威铂业、梅特瑞斯公司的资源开发项目,形成印尼、南部非洲资源和生产基地,使沿海和海外逐渐成为公司除金川之外的经营中心、价值中心。

  “下一步,我们将在境外通过资本运营和贸易获取更多铜镍资源,有条件的要在资源地进行项目建设,完成资源粗加工。同时在广西建设利用境外原料的铜镍冶炼基地,重点开发利用东南亚红土镍矿、美洲铜矿、非洲铜钴矿等资源,并将副产硫酸就地消化,实现产业布局优化。”

  王永前说:“目前,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国内有色行业进入微利时代,我们必须顺时应势,有新担当、新作为,基于高质量发展要求,秉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合作共赢理念,不断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在新时代展现新气象,取得新业绩实现新发展。”

  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探明有大型特大型有色金属矿山,金川集团第一时间出击寻求合作机会;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金川集团跟进巴基斯坦雷克迪克铜矿项目,积极争取获得项目资源;

  国家发改委推动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产能合作平台,金川集团积极参与,与哈萨克斯坦对接镍铜资源项目;

  ……

  为了抢抓机遇,公司时刻关注“一带一路”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跟进中巴公路铁路升级项目、东南亚中缅铁路公路、中老泰铁路、印尼港口及开发区建设进展,在东南亚、南亚巴基斯坦等经济落后国家寻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换资源的机会,通过参股包销、控股开发、合资建厂等方式参与,获取复杂难处理的矿产资源。

  结合公司实际和比较优势,近几年,金川集团还在能源资源、装备制造、工程项目、冶金炉窑、无轨设备、建材塑料、工业服装等重点领域加强对接合作,全力推动相关产业加速“走出去”,避开国内高度竞争的局面,开发“一带一路”市场,形成具有行业特色和较强竞争力的装备制造产品链,成为国内知名、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装备制造企业。

  金川产品、金川技术、金川品牌活跃在世界各地,金川人把企业所在地当作自己的家园来经营,在积极承担国内经济社会责任的基础上,多了一份海外角色。

  从亚洲的香港、伊斯兰堡、马尼拉到太平洋的努美阿,再到澳洲的珀斯、悉尼;从美洲的多伦多、洛杉矶、巴霍拉齐、圣地亚哥,到非洲的卢本巴西、约翰内斯堡、勒斯腾堡……金川的驻外机构、合资公司与资源项目遍布全球。

  从立足自身资源到放眼全球实施跨国经营;从采掘矿产品到输出采选冶技术和管理;从资源开发到不断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从不断壮大镍铜钴等有色冶金产品规模,到壮大规模与延伸产品链、调整产业结构并举……

  在半个世纪的发展实践探索中,金川集团紧紧围绕“资源”这个生存与发展的核心因素做文章,越做越大,越做越深,不仅使金川集团的产业链条日臻完善,更使金川集团的经济发展方式发生根本性转变。

  惟其磨砺,始得玉成。如今,金川镍、钴、铜等主要产品质量已进入世界一流水平,“金驼牌”电解镍、电钴和JNMC高纯阴极铜等金川镍铜钴主产品均已在伦敦金属交易所挂牌交易,金川品牌享誉世界。

  走出去,在新时代迎接新挑战,铸就新辉煌,金川集团以更加自信的积极姿态站上世界舞台。(记者张斌强 谢晓玲)

来源: 甘肃日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