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油气类

深陷乱局的利比亚石油产业


2018-10-16    浏览次数(167)    

根据BP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年底,利比亚已探明石油储量约为484亿桶,是全球第十大石油储备国。

自2013年以来,该国未出现新增石油储量。以2018年8月的产量推算,该国的储产比约为137年。

图片

图为利比亚已探明石油储量

纵观利比亚产油史,可以发现其石油产量常受外部因素的干扰而大幅波动。20世纪60年代,利比亚由于石油出口放开进入黄金十年,产量于1970年达到历史峰值,平均每日生产332万桶。利比亚于1962年加入OPEC。

利比亚石油产业发展的炽热期同时也伴随着中东地区战乱的频发。1973年,中东爆发第四次战争,利比亚石油产量随之骤减过半,至152万桶/日。随后,利比亚石油产量进入相对平稳期。

2011年,利比亚内战爆发,石油产量从2010年年底的近160万桶/日下降至2011年9月的10万桶/日,累计降幅近94%,生产活动几乎全部停止。随着卡扎菲的倒台以及内战的平息,利比亚的石油产业得到短暂的喘息机会,产量迅速恢复到战前水平,但由于其国内政治形势不稳,社会动乱,石油产量在2013年再次大幅下滑。

直至目前,利比亚石油产量虽然总体上有明显提升,但内部动乱持续间歇性地干扰着生产活动,2017至2018年,产量峰值基本徘徊在100万桶/日的水平。

鉴于利比亚社会动荡、政治形势复杂不稳定等因素,OPEC并未在2016年年底达成的减产协议中对利比亚石油产量进行限制,减产的豁免国还包括尼日利亚。至2017年年底,随着利比亚产量的恢复,OPEC一致决定呼吁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将总产量控制在280万桶/日以下,其中利比亚100万桶/日,尼日利亚180万桶/日,但未做出硬性限制。

图片

图为利比亚历史石油产量

图片

图为OPEC石油产量

B 资源储备庞大

利比亚目前的石油资源分布可大体划分为东西两区。东部片区位于苏尔特湾以南内陆地区,整体特征为东西向分布,油田主要集中在艾季达比亚、朱夫拉、苏尔特三省;西部片区呈南北向分布,油田主要集中在奥巴里和盖尔扬省。

此外,除在岸油田以外,利比亚在西北部离岸海域拥有两个海上产油区,分别是Al Jurf和Bouri。以上两个产区出产的石油以中质为主,其中Bouri含硫度较高,约为1.79%;Al Jurf含硫度低,约为0.19%。同属中质原油的Al Jurf相比Bouri更轻,含硫度更低,因此价值上也高于Bouri。

总体来看,在岸油田生产的石油质量优于离岸海上油田,除Messla出产的石油属于轻质含硫以外,其余出产的石油均属于轻质低硫,API度介于36.1至60之间,含硫度介于0.04至0.4之间,其中包括超轻质Mellitah凝析油。

利比亚各主要油田中,除Nakhla和As Sarah油田由巴斯夫子公司Wintershall负责运营以外,其余油田均属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管理。东部的Sarir、Messla以及西部的Hamada油田由AGOCO全权管理。AGOCO是NOC的全资子公司,Waha、Harouje、Akakus、Mellitah、Mabruk是NOC的合资子公司。El Sharara油田是利比亚境内单产最大的油田,产能约在30万桶/日。

图片

表为利比亚主要油田

图片

图为利比亚石油产区、管道及港口分布

利比亚境内主要有7个重点石油出口港,其中吞吐量最大的为Es-Sider,日均可出口33.7万桶,其次为Ras Lanuf、Zawiya、Zueitina,日均吞吐量分别为22万桶、20万桶、20万桶。

图片

表为利比亚炼厂产能及地理分布(自西向东)

C 出口量与生产活动高度相关

利比亚石油内需体量较小,基本能够实现自给自足,因此属于净出口国家。

根据EIA数据,该国内需峰值出现在2009年,日均消费约31万桶。截至2014年,利比亚石油消费约26万桶/日,其中绝大部分用于炼厂原料。利比亚境内共有5家炼厂,均为国营,一次性总加工能力37.8万桶/日。位于Ras Lanuf东部的El Brega炼厂由于蒸馏塔技术故障,自2017年4月开始停产,至今仍未确定修复时间。

图片

表为利比亚炼厂产能及地理分布(自西向东)

利比亚微小的内需体量意味着大部分产量需要通过出口进行消化。同时,石油产业是该国GDP的第一大支柱,根据OPEC数据,该产业占比全国GDP约60%,是80%的出口收入来源。

利比亚的石油出口量与其生产活动具有高度相关性,随着产量的回升,该国石油出口量自2016年以来显著增加,2017年日均出口量为72.5万桶,同比增加42.5万桶,2018年至今日均出口量为89万桶,同比增加16.5万桶。

按地区来看,欧洲无疑是利比亚最重要的出口市场,2018年欧洲从利比亚平均每日进口石油62万桶,其中南欧和西北欧进口量最大,日均分别进口46.6万桶和14.4万桶。亚洲是第二大市场,日均进口21.5万桶,其中包括东亚地区日均进口15万桶。除欧洲和亚洲以外,北非、拉丁美洲、北美洲市场均有利比亚石油的踪影。

图片

图为利比亚石油主要出口地区

若按国别来看,意大利、西班牙、中国、法国是利比亚石油前四大买家,2018年至今分别进口30万桶/日、12.6万桶/日、12.4万桶/日、9.6万桶/日,占比分别是33.7%、14.2%、13.9%、10.7%。意大利在利比亚石油产业中具有一定的参与度,位于该国的埃尼能源集团在El Feel和Bouri均有签注产量分成协议(PSA),以获得以上两个油田的份额油供应。此外,该集团与利比亚合资建造海底管道,连接着利比亚西北沿岸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但此管道仅负责天然气运输。

图片

图为利比亚石油主要出口国

在利比亚出口的石油当中,绝大部分是产自岸上油田的优质轻质低硫原油,其余油种日均出口仅6.4万桶。其中,中质油种主要出口到意大利和西班牙。中国则向利比亚进口轻质原油为主,其中轻质高硫原油占比仅为1.9%,其余全为轻质低硫原油。中化、中石化及中石油是主要买家,中海油亦有少量采购。

D 产量稳步提升的可能性较小

自2011年内战以后,利比亚国内并未实现该有的和平,事实上,其政治形势变得空前复杂。不但国内的政府分裂成两大派别、东西割据,民间还涌现出大批反政府武装,而这些武装势力也分成各系派别,各自代表着自身的利益与目标,再加上从西南部入侵的恐怖主义势力,导致该国石油陷入极度恶劣的生产环境当中。虽然坐拥近500亿桶的天然石油资源,却难以有计划、有效地投入生产。

由于国内消费体量小,绝大部分出产的石油都出口到境外进行消费,而石油出口也因此成为利比亚经济的第一大支柱。包括管道、港口在内的基础设施已能够满足目前近100万桶/日的产业需求,最显著的问题还是由于武装冲突所造成的对设施的干扰或破坏。

利比亚的石油供应主要面向欧洲市场,因此突发因素对Brent原油的价格影响更加明显,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西边的WTI原油价格主要由于套利机制与Brent原油保持着合理价差。此外,由于该国出口的石油以轻质低硫原油为主,当供应减少或中断时实货市场上相关油种的可得性被降低,对应的价格也将抬升。

短期来看,由于生产环境恶劣,利比亚石油产量稳步提升的可能性较小,间歇性供应受阻将是常态,叠加OPEC对产量的限制,其对国际油价持续造成下行压力的几率较小,阶段性波动是主线。

来源: 中国经济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