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黑色金属类

印度铁矿石进口同比激增190% 商品龙象之争风云再起


2018-10-31    浏览次数(135)    

在全球经济增速普遍放缓背景下,印度二季度GDP飙升至8.2%,为两年来最高水平;2018年4-8月印度铁矿石进口量同比激增近190%;到2040年,印度原油需求预计将增至1000万桶/日,相当于每年5亿吨左右……

一系列冰冷的数据,反映了印度国内经济的热火朝天。印度象开始奔跑,龙象之争风云再起,印度需求会超越中国因素成为改变商品格局的新变量吗?

卧榻之侧 印度象在奔跑

钢铁行业是印度的一大支柱产业,占其GDP比例的2%。受国内固定投资大幅发展驱动,印度钢铁产业正迎来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原本为世界第三大钢铁生产国的印度,在今年终于超越日本,首次夺得“榜眼”的荣誉。世界钢铁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印度粗钢产量达到7114万吨(增速6.7%),高于日本的7019.5万吨(增速为0.8%)。

受钢铁需求强劲带动,印度铁矿石产量7年后再次突破2亿吨,铁矿石进口量也大幅增加。根据印度造球协会数据,2018-2019财年前5个月(今年4-8月),印度铁矿石进口量已达到634万吨,同比激增近190%,预计本财年全年铁矿石进口量将超过1200万吨。

宝城期货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表示,印度铁矿石进口大增主要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10-2014年,印度政府对铁矿石开采和出口政策趋于更加严厉,频繁实施的开采禁令以及高关税税率,使得该国铁矿石产量一度大幅下降,导致这一阶段铁矿石进口大幅攀升;第二阶段是2016年至今,印度政府对铁矿石开采和出口政策趋于宽松,但2018年印度铁矿石进口继续大幅增加,这主要因为印度大力扶持钢铁行业发展,加大了对铁矿石的需求。

穆迪投资公司在今年9月曾预计,未来12-18个月内,印度将是全球钢铁行业发展最迅猛的国家。印度钢铁消费量年增长率将至少保持在5.5%-6%。

“在绝对数值上,印度的粗钢产量、出口量和铁矿石进口量很难在10年内接近中国的数量。”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表示。

有关部门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全国铁矿石进口总量达到10.75亿吨,今年前三季度全国铁矿砂及其精矿累计进口达到8.03亿吨,今年4月至8月的铁矿砂及其精矿累计进口达到4.39亿吨,远超印度方面的全年进口总量。

撼山易 撼中国龙难

目前,中国不但经济体量远远把印度甩在身后,人均GDP也遥遥领先。据浙商证券数据,以现价计算,2017年中国GDP是印度的4.6倍,以购买力平价不变价格计算,2017年中国GDP是印度的2.4倍。

“但从经济增速上看,印度目前已经迎头赶上。中印两国经济增长趋势的分化预计会使得经济总量的差距逐渐缩小。”浙商证券分析师孙付说。

那么,高速奔跑中的印度象,会否趁中国龙打盹之际,取代“中国因素”在商品市场中的地位呢?

“从短期来看,由于印度钢铁行业起步较慢,无论是产量还是工艺水平,相对于我国成熟的钢铁产业仍有较大差距。但未来10年间,印度当地铁矿石供应将不能满足其快速释放的钢铁产能,必将对全球铁矿石需求形成较大影响,成为改变铁矿石商品格局的新变量。”景川表示。

东吴期货研究所所长姜兴春则认为,印度虽然经济增长速度快于中国,但整体基数较低。印度政府整体财政收入较低,也难以支撑国内大搞基建,印度需求增量明显但是绝对量有限,难以成为“中国因素”的替代,对全球大宗商品形成实质性影响。

程小勇表示,虽然印度大力推行基建投资,但由于其基数较低,绝大多数农村基建投资可能无法覆盖。因此,在商品需求影响力和走势上无法和中国媲美,只是增长存在极大潜力。

“中国目前对大宗工业原材料的需求占全球的比重普遍超过40%,甚至部分超过50%,但印度的比例不到20%。当前印度改革还处于摸索阶段,印度的政体并非中央集中制,在推行基建投资方面的时间和力度可能低于预期。中国经济已进入增速换挡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对商品的需求会多样化、精细化和升级化,但体量依旧很大,对商品价格影响还是占主导。”程小勇说。

原油冷箭中伤印度象

蹊跷的是,就在印度经济发力之际,印度却遭遇了股汇双杀。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印度卢比兑美元已贬值约13%,是亚洲地区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印度股市在8月底以来也表现低迷。数据显示,孟买SENSEX30指数8月29日以来累计下跌12.95%。

“印度此轮遭遇股汇双杀的原因之一在于其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贸易逆差的扩大则源于全球原油价格不断上涨。印度经济基本面强劲推动国内对石油的需求,印度82%的石油依赖进口。随着美联储进入加息进程,美元不断升值以及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印度的经常项目赤字问题逐渐凸显。”中银国际证券宏观团队表示。

权威数据显示,印度本财政年度(2018-2019)4月至8月期间原油进口量增长53.55%至588.1亿美元,而上一财政年度的相应月份则为383.0亿美元。

“印度亮眼的经济增速数据无法掩盖外部经济不平衡性问题。印度的制造业部门较小,创汇能力较弱,印度借取高额外债来支持发展,使得印度经济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弱。”孙付表示,目前看来,日益扩大的经常项目逆差、高企的油价、新兴市场金融和货币市场动荡以及明年大选之前的政策瘫痪(policy paralysis)都可能将印度卢比推入继续贬值的轨道。

中银国际证券表示,与目前陷于困境的拉美国家不同,印度的宏观经济表现强势,受制造业、农业和消费者支出提振,印度第二季度的GDP同比增长8.2%,是当前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且随着印度政府的干预措施不断推进,长期来看,印度卢比贬值速度或将减慢。

本文源自中国证券报

来源: 金融界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