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煤炭类

四川达州煤矿企业十四年破产清算 被指造成国有资源流失数亿元


2018-11-06    浏览次数(459)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成都报道(记者 徐民)位于达州市通川区复兴镇板桥村的四川达州市石门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石门煤矿)是上世纪末原达县地区最有名的国有企业,虽然煤矿地处偏僻的大山脚下,但当时的繁荣程度堪比乡镇,电影院、舞厅、饭馆等一应俱全。四川达州煤矿企业十四年破产清算 被指造成国有资源流失数亿元

荒草中的运煤车经历十余年风雨己严重锈蚀

记者只有乘坐越野车方可到达矿区,沿途杂草丛生,道路坑洼不平,厂房等建筑物外墙脱落,护栏被盗,门窗破损,配电房、变电所内设施已经锈迹斑斑,运煤矿车已经严重锈蚀,偌大的矿区更显荒凉寂静。四川达州煤矿企业十四年破产清算 被指造成国有资源流失数亿元

被关闭的石门煤矿

今年71岁的李明文和他的老伴仍住在废弃的破旧建筑里,居住区门口过道的鸡鸭圈舍臭气熏天,房间内设施简陋,床铺、灶台、厨房案板摆放凌乱,衣物及床上用品下面堆放着的老南瓜格外显眼。四川达州煤矿企业十四年破产清算 被指造成国有资源流失数亿元

居住在被废弃厂房的原石门煤矿工人

让李明文、肖建、陈军等原职工想不通的是,这样一个曾经繁华的国有煤矿,地面数千万元资产因清算小组十余年未处置而废弃,石门煤矿拖欠职工数千万技改建设费用至今没有归还,而原石门煤矿资源被小煤窑老板开采达12年之久却无人问津。

更让郑忠、陈长春意想不到的是,该煤矿投资人王刚妻子通过诉讼利用法院判决侵占国有煤矿资源。

数千万元技改费用被拖欠18年

达州市石门煤矿始建于1982年,1985年开始生产经营,由于受到市场价格波动等因素,1995年开始拖欠工人工资,1998年,拖欠工资达两年之久,上千名工人走上魏复公路抗议并阻断交通达8个小时。

原石门煤矿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法人张官学透露,石门煤矿1998年生产煤炭每吨亏损120元,原达县地区行署决定对外租赁经营,但招租公告发布后却无人问津。地区分管领导和矿上领导就给郑忠和陈长春做工作,希望他们救活石门煤矿。

1999年底,石门煤矿在地区分管领导和政府各职能部门的见证下,将两个矿井生产线分别租赁给陈长春和郑忠,租赁期为5年。租赁后,煤矿经营有了起色,他们二人不仅不拖欠租金,还按时发放工资,给石门煤矿带来了生机。

2001年,国家出台安全生产政策,要求将石门煤矿两个出煤井共用一个风眼井系统技改成一井一通风系统。分管副市长姜师科率队进驻石门煤矿现场办公,要求立即停止生产,按国家政策技改,但政府和煤矿都没有钱,找职工集资,职工并不相信政府和煤矿,宣传了很久才集资5万元。地区领导和煤矿领导分别给郑忠和陈长春做工作,希望发动职工自救。

2004年,石门煤矿技改完成,石门煤矿却宣布破产,政府和石门煤矿都无力偿还郑忠和陈长春为石门煤矿技改向职工集资的巨额经费。

“郑忠和陈长春是个有责任担当的人,当时达州地区财政很穷,每个月下岗职工3万元的费用都拿不出来,只有向他们借,而租赁后一年一度的石门煤矿200余名党员活动费用都由他们赞助,一直持续到2016年,”张官学如是说。

职工认为,当时达县领导和煤矿领导都认为他们对煤矿贡献很大,承诺技改费用两年内将还上,还承诺,石门煤矿将卖给郑忠和陈长春经营,但没有想到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尴尬情况,张官学满脸懊悔 。

原职工肖建提起集资款就生气:“当时承诺两年后偿还,政府承诺把煤矿卖给职工,集资可以作为本金入股,我四处借贷资金50万元。债主天天上门来,没办法,只好把唯一的房子卖了,妻子带着孩子离婚了,如今没人来管我们的死活?”

毕业于重庆煤炭工业学校的陈军也是一脸悲伤:“我们举债集资是看在郑忠的面子上,如今一无所有。人家逼债我就逼郑忠,逼急了,他就借钱还我几万或几千块,我们不忍心,但也没办法。”

“我去年被工人逼债,实在不想活了,想写完遗书,给市委书记和市长发短信和电话通知后跳楼一死了之”郑忠如是说。

据陈长春透露,10多年来,郑忠曾经几次睡在市经信局要钱,但都没有结果。“他要跳楼,以死向职工谢罪,我说弟弟,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我帮他借高利贷近100万元,只是杯水车薪。”陈长春如是说。

据记者了解,郑忠、陈长春名下集资职工共计400余人,由于当时信任政府会将煤矿卖给职工,职工们借来的钱都存在每月2%到3%的资金利息。他们普遍认为,当年在成都和达州的房价不到目前房价的十分之一,扣除物价因素,这些集资款给职工带来的损失是致命的。

法院判定石门煤矿破产优先偿还集资款

石门煤矿于2004年12月29日由达州市中级法院宣布破产,同时由市经贸委副主任马林牵头成立清算小组。

2005年,省国土厅下发资产拍卖委托文件,确定“井下资源323.5万吨,拍卖后以新建矿的名义到四川省有关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后因国务院办公厅2006年度对新办矿作出政策性调整,石门煤矿丧失了新办矿条件,政府为了解决石门煤矿技改时的债务问题,提出了与资源枯竭即将关闭的通川区杨家沟煤矿进行整合方案。

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6)达中民破字第1—10号《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复》明确指出:石门煤矿欠陈长春、郑忠已垫资的职工工资的费用从破产财产中优先支付;在租赁期间形成的通风系统资产、下山接替工程资产应属二人所有,其支付的租赁保证金有取回权,应从破产中优先支付;租赁期满后因看守破产企业支付的相关费用列入破产期间的费用并予以优先支付;对破产企业的资产、资源实行捆绑整体出售;对二人的资产与破产企业的资产一并整体出售,其收益按法定评估值占总资产的比例进行处理;该批复还明确要求清算小组应当严格审查费用,最大限度保护其合法权益。

就这样,原本石门煤矿欠下的集资款转移到资源整合上了。按照法院回复,达州市政府公开招标评估机构,最终确定由达州市全成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技改费用。因为政府不交付评估费,不积极处理,直到2018年初,郑忠和陈长春才缴纳费用领取了资产评估报告。

职能部门相互推诿达十年之久

据权威部门透露,煤炭资源整合必须达到“四个一”标准,即“一个矿权、一个法人、一个独立的生产系统、一个独立的经营管理团队”,而郑忠表示,资源整合的提法已经过去12年了,从没有开过有关会议,没有制定公司章程,没有划分股权比例,没有讨论制定开采方案,更没有经过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拍卖资产。

石门煤矿资源到底被整合没有?为了能够了解真实情况,记者与郑忠暗访了各部门,达州市国土局负责矿山资源科室经办人表示,没听说过资源整合,杨家沟煤矿在省国土资源厅办证,市国土局什么资料都没有,具体资源由通川区国土局管。

通川区国土局矿产股杨海表示,该矿2012年就整合了,由清算小组负责。“如果没给钱就安置不下去?职工们不闹翻天才怪?新办的证是杨家沟煤业有限公司,这不是私人搞的,如果清算小组没有给钱,哪有这么平静?”随后,杨海拿出的一份省国土厅发出的《川国土资矿评备字(2012)第39号矿产资源价款评估报告备案证明》载明:广西金土矿业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你公司提交的《达州市通川区杨家沟煤业有限公司杨家沟煤矿采矿权评估报告书》已备案。价款评估结果1116.54万元,评估基准日2012年4月30日,评估报告至2013年4月30日有效。

对此,达州市经信委一知情人士表示,牵头的是国资公司,清算小组没有这个权限了。达州市国资委下文由市国资公司全权处理石门煤矿资源处置相关事宜。

郑忠与记者又找到国资委,王亚军副主任表示:这不是国资委的事情,清算组没有涉及国资委,要求郑忠找国资公司了解情况。

市国资公司一知情人对整合表示否定,他透露,为了整合,达州市财政局花1100多万元的煤炭资源出让金办在杨家沟煤矿的名下。现在的情况是李景会作为自然人起诉杨家沟煤矿,达州市中院判决了,说要来执行杨家沟煤业有限公司名下的300多万吨煤炭资源,几个放牛娃儿把牛都搞丢了,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清算小组私签整合协议导致资源被流失

2009年4月28日,达州市国资委以达市国资委【2009】85号文件授权国资经营管理公司参与通川区杨家沟煤矿的资源整合,并持有国有股权。2009年5月8日,达州市通川区杨家沟煤矿与清算小组签订了《煤炭资源整合协议》,这份有着周明洋和马林签字的协议并没有市国资公司、郑忠和陈长春的签名。

直到2014年7月30日,达州市国资公司才下发了达市国司函【2014】86号《达州市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关于指派李辉平同志参与资源整合等相关工作的函》,函中明确,未经国资公司同意不得随意处置资产,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

8月15日下午,国资公司副总经理谢胜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9年4月份,市国资委授权国资公司管理323.5万吨煤炭资源的管理,国资公司参与了资源整合工作,由于时间跨度长,政策变化大,杨家沟煤矿、国资公司、石门煤矿清算小组和郑忠、陈长春没有达成协议,主要是各方股份没有明确,最终没有进行工商注册,资源整合工作至今没有完成。

一份杨家沟煤矿2009年2月9日的采矿许可证副本明确载明了采矿范围,开采深度由810米至150米标高并共有21个拐点圈定。另一份杨家沟煤矿2011年8月30日的采矿许可证上载明的采矿范围开采深度由810米至0米,标高共有28个拐点圈定。按照开采深度,杨家沟煤矿已经开采了原石门煤矿的国有矿产资源。对此,达州市煤监局证实,杨家沟煤矿一直在从事正常的煤矿开采,其年产量已经从该企业最初的三万吨提升到目前的21万吨。

对此,杨家沟煤矿老板周明洋称,达州市政府要求将石门煤矿与杨家沟煤业公司整合并非企业自愿,市政府的官员说,如果不参与整合,将关闭杨家沟煤业公司。杨家沟煤业公司与达州市经信委马林签订整合协议后就没有消息了,多次催促他们尽快整合,却总是没有结果,责任不在企业。

周明洋明确表示,资源并不是石门煤矿的,石门煤矿已经关闭了,根本不存在国有资产被流失的说法,更不存在郑忠、陈长春有股份的说法。

达州市经信委副主任、石门煤矿破产清算小组组长马林称,若关闭石门煤矿,政府就得安置上千职工等遗留问题,但政府又没有这笔资金,就分别给四川煤监局和四川省国土资源厅打报告,希望新办石门煤矿,并争取了323.5万吨煤炭资源,然后拍卖该煤矿用于安置职工。但是,国家又出台了新的政策要求新办煤矿年产量必须达到30万吨。石门煤矿只有走资源整合途径,2008年,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发文批复,同意石门煤矿参与杨家沟煤矿资源整合,同时,也明确石门煤矿承租人郑忠和陈长春可依附国资公司在杨家沟煤业公司占有股份。

“清算小组与杨家沟煤业公司签订整合协议,但清算小组并不知道在这之前,达州市国资委已发文授权国资公司拥有这323.5万吨煤炭资源。”马林如是说。

马林称,石门煤矿破产后,还有2000多万元的地上设备,因为有部分是承租人郑忠和陈长春购置,产权不清,所以没办法处置。2009年5月以后,清算小组对石门煤矿与杨家沟煤业公司的整合发生了地位的变化,从主导地位变为从属地位,所以就没有参与煤矿的整合等事务了。

他认为,国资公司一直派驻专人在煤矿工作,煤炭资源是否被开采应当知情。

记者在暗访杨家沟煤矿工人时了解到,目前原石门煤矿已被开采达百万吨以上,按照每吨煤500元的市场单价估算,至少导致国有资产损失5亿元。

投资人妻子变原告欲侵吞国有资产

记者在暗访国资公司时,一位知情人士如此表示:石门煤矿最大的问题是,杨家沟煤矿的原老板周明洋没有钱,就在外面找了个叫王刚的投资人,王刚要收回资金,就打官司,法院也在乱整,这个资源是达州市政府财政花1100多万元购买的,不能执行给个人。

记者在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了解到,杨家沟煤矿法定代表人周明洋自判决生效之日三十日内偿还李景会借款79849612元本金及资金利息45620527元。不可思议的是,作为被告的周明洋既没有请律师代理,也没有对借款及利息提出异议。

记者暗访杨家沟煤矿工人时,都认为王刚就是煤矿的实际控制人,而记者在采访王刚时,杨家沟煤矿管理者曾翔良和吴明兴纷纷为其代言。

王刚表示,李景会是其妻子,此前一直做煤炭生意。2010年,周明洋请他投资技改,给他的第一印象是,杨家沟煤业公司是个烂棚棚,他先后投了7000多万元。因为该煤矿另一股东债务缠身,就把钱打入公司出纳和会计的个人账户上,有时也提现款发职工工资。他认为这是周明洋借资技改,如今达州市中级法院正在执行中,是政府干预让他无法回收借资。

记者采访周明洋时,周明洋多次提及王刚“投资煤矿”事宜,在记者采访达州市多个部门时,他们均表示,王刚以股东的身份多次出现在石门煤矿与杨家沟煤矿资源整合及相关会议中。

有法学专家认为,借贷和投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投资有风险,风险自承担,而借贷就完全不一样了。

记者在川办函【2008】264号四川省政府办公厅下发的达州市煤炭整合的复函上发现,杨家沟煤矿资源整合后剩余储量只有25万吨,显然,王刚之妻涉诉杨家沟煤矿包含着原石门煤矿323.5吨资源。

清算小组在长达12年的时间没有对原石门煤矿地面资产进行处置而导致资源损失;清算小组、国资委和国资公司相互推诿导致资源整合至今没有完成;杨家沟煤矿在资源整合未完成前开采煤矿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已侵害国资公司、陈长春和郑忠的利益;而李景会在达州市中院的借贷诉讼让国有煤炭资源面临被侵占的尴尬境地;而市国土部门、煤监局等的职能部门的监管职责又到哪里去了呢?郑忠与陈长春18年前牵头投资的技改资金什么时候才能还上?

截止记者发稿时,达州市委、市政府已对此事高度重视,此事结果如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来源: 中国商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