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油气类

黑金江湖油枭的落寞


2018-11-26    浏览次数(152)    
黑金江湖油枭的落寞

头图/光汇石油创始人薛光林

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忽视或错判,以及过于依赖江湖情义的草莽性格,为这些油枭们的背影多少增添了一丝悲壮。

文 / 严凯

过去两个星期,深圳长富金茂大厦的61-65层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

神秘石油富豪薛光林是这里的主人,不久前他的另一家公司因3亿多元欠款,被强制司法拍卖其所持1260万微众银行股份。

微众银行是由腾讯发起成立的互联网银行,最新估值高达1200亿元。来自11月2日的拍卖公告信息显示,薛光林控制的光汇石油是第四大股东,持有这家民营银行1.2亿股,占总股本的2.857%。

尽管被拍卖部分仅占1.05%,却也折射出薛光林捉襟见肘的现实处境。仅仅数月前,这些总价值已超过34亿元的股份被法院查封冻结,查封期限至2021年1月29日止。

当平安银行迟迟无法要回3.39亿元借款以及利息、罚息时,这个曾经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只好把光汇石油告上了法庭。

光汇石油的债务黑洞到底有多大?外人不得而知。

但对于一位曾拥有百亿身家的石油大亨来说,区区3亿欠款目前就足以让他寝食难安。这家曾在中国民营石油公司阵营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石油巨头跌落神坛。

跌落神坛的不光只有薛光林。

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闽粤沿海地区,诸如薛光林这样的民营“油枭”不在少数。仅福建石油帮就曾在数千亿的中国民间石油贸易中占据过半壁江山以上。

在这份冗长的名单中,林恩强、郑金泉、蔡天真等大佬的名字共同构成了那个时代的符号象征。

这些“油枭”性情坚韧,敢于冒险,重信重义。他们大多发迹于上世纪90年代,在自由市场和政策监管的灰度空间里不断游走,从石油贸易发家后,又不断往产业链的上下游转型渗透。

这些人的人生轨迹和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奇迹有着高度的一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30年来中国民营企业家敢于冒险、野蛮生长、摸着石头过河的复杂特征。

但今时不同往日。

光汇危局


微众银行股份被强制拍卖的当天下午,薛光林在公司内部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言辞激烈地批评员工。

在这封标题为“互联网9.9.6和10.10.6”的邮件里,这位早年南京大学哲学系出身的企业管理者痛斥公司职员不愿加班,以及索要加班费的行为,认为不加班的员工是在“骗饭吃”。

“996”普遍指互联网行业的工作节奏,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

薛光林还在邮件中吩咐公司的HR,把那些想着早九晚五下班的员工赶走,因为这些员工“不是这个行业(互联网)的人”。

“全中国互联网公司周一到周五员工加班都是应该的、正常的、没有加班费的、更不需要补休。”薛光林在邮件中写道,“这是互联网公司的行规,哪里有一个互联网公司不加班的?”

光汇石油两年前开始试水互联网行业,推出车主加油消费创新平台——光汇云油。薛光林对此寄予厚望,希望公司能向“互联网+”转型。

但沉甸甸的实业基因早已渗入光汇石油的骨髓,光汇云油自上线以来一路磕磕绊绊,“互联网+”并没有像薛光林所期望的那样,成为实业的翅膀。

光汇云油离职员工称,公司高管更替频繁,曾在半年内换掉了四位COO(首席运营官)。目前,光汇云油仍在招聘COO,以及其他高管职位。

去年年中,薛光林曾说,光汇云油若要取得长远发展,就必须要打通线下“最后一公里”,即用户在平台上储存的油品能够快捷转化成日常消费,油品与现金之间的转换实现真正打通。

光汇石油对外宣称有近千家联盟加油站,1500万立方油库存储资源。但前述离职员工称,光汇石油拥有的自营加油站站点仅个位数,仓储量也远没有向外界宣称的那么多。

早期,薛光林砸下了大量资金,光汇云油凭借激进的打法吸引了大批用户,平台积累了不菲资金。截止目前,光汇云油对外宣传累计服务的车主用户已突破1200万。

“真实数据并元没有那么多,而且这些用户都是冲着高返点、高利率来的,用户真正用它来加油的没有多少。”光汇云油离职员工说。但光汇云油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光汇云油的动荡让薛光林内心感到焦虑。11月2日微众银行股权被强制司法拍卖的消息,或许加速了他的焦虑,直至升级为怒火。

薛光林今日的愤怒或许早在四年前就埋下了种子。

2014年 8 月,光汇石油发布公告,以10.4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nadarko公司两个海上油田区块的参与权益,这两个油田区块位于渤海湾,且已稳产。

除此之外,光汇石油还参与了新疆迪那气田和吐孜气田。

薛光林雄心勃勃试图向上游进击,但他输给了运气。

当时国际油价正处于每桶105.44美元的高位,然而由于美国页岩油产量骤升,伊拉克、利比亚等产油国地缘政治危机得到缓解,国际市场供大于需,油价从当年下半年开始突然崩盘,至年底下跌了近50%。

光汇石油的业绩从此一蹶不振,连年亏损。仅2015年下半年,该公司亏损额5.23亿元。2017年,光汇石油干脆不再公布公司业绩报告。

从去年10月3日至今,光汇石油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在停牌前,光汇石油的股价跌至1.5港元,与高峰时的5.16港元相比,薛光林最高122.5亿的身家已大幅缩水。

一个群体的背影


如今,停摆的不仅是业绩报告,在公司官网上,“光汇历史”一栏的更新时间定格在了2016年,2017年之后再无“历史”。

在光汇石油长富金茂大厦总部,薛光林独占一层。

这栋深圳第六高楼总共有68层,高303.8米,35层以上每平米月租金超过200元。从他办公室的大落地窗远眺,能清晰地看到对面的香港自然保税区。

但从去年开始,当薛光林站在200多米的高空,思考如何应对光汇石油当前的困境时,他或许多少会有些摇摇欲坠的错觉。

为缓解资金压力,薛光林不得不断臂求生。今年7月30日,光汇石油拟出售公司位于舟山的油库及码头设施资产和股权,以及集团15艘海上运输大型油轮。

光汇石油是中国第二大燃料油进口商和中国最大海上供油服务供货商之一。对于这家以石油贸易起家的民营石油巨头而言,仓储和物流是其生存的基石。

薛光林当下所处的困境难免让人联想起另一个石油大亨蔡天真。这位留着两撇胡子的民营油轮大王是泰山石油的创始人,二人同样都崛起于上世纪90年代。

光汇石油创立于1992年,这一年邓小平南巡。

次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对石油的需求量在此后逐年骤增。十年后,中国超过日本,成为美国之后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继而在2004年成为第二大石油进口国。

同样是1992年,蔡天真南下香港,利用香港特殊的地理优势和政策做国内燃油供应。在香港,这位只会写自己名字的人注册了一家名叫泰山的石油公司。不过,这家日后驰骋于东南亚的油轮巨头因其名字经常被外界误认为是来自于山东的民营油企。

和薛光林不一样的是,蔡天真的发迹得到了福建同乡林恩强、郑金泉等人的援手。但他们命运的一致性也都证明,这些曾叱咤风云的油枭无不例外享受到了时代红利。

那是中国民营石油企业的黄金年代。

彼时,“三桶油”仍在襁褓之中,中国内陆巨大的石油需求量有赖于这些油枭们来满足。他们的油轮频繁穿梭过马六甲海峡,往来于中国闽粤沿海码头和东南亚之间,源源不断地将油品运输至码头旁的储库中。

但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蔡天真的没落同样始于转型。

十年前,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油轮运输业经营惨淡,泰山石化开始将重心转向造船和石油、成品油仓储业务。他将油轮变现后,果断以13.26亿港元的高价购入福建泉州造船厂100%股权。

但他忽略了这场危机的威力。油轮业和造船业犹如唇齿,后者很快也陷入寒冬。

仅仅两年后,泰山石化便将泉州船厂95%股权以21.71亿港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海航集团旗下大新华物流集团。

此后数年,泰山石化陷入了股权争夺战的“罗生门”,参与其中的包括南方石化、华平投资、广东振戎。在与这些资本玩家的较量中,蔡天真败下阵来。

2012年7月,迫于压力,时年49岁的蔡天真不得不辞去泰山石化董事长之职。在他担任泰山石化总裁以来,公司连年亏损,四年累计亏损额近35亿港元。

和蔡天真、薛光林同时代的油枭正在与这个时代脱节,他们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凭借着敢打敢拼的海洋性格在江湖立足。

而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忽视或错判,以及过于依赖江湖情义的草莽性格,为这些油枭们的背影多少增添了一丝悲壮。

时代向前滑行


相比于这个行业的前辈们,薛光林似乎并不想轻易放弃,他仍寄望于光汇云油翻身。

薛光林的英文名叫Raymond,与埃克森美孚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雷蒙德的名字一样。当时年26岁的薛光林创办光汇石油时,54岁的李·雷蒙德出任埃克森CEO,开始走向职业生涯巅峰,。

1999年,在雷蒙德主导下,埃克森并购美孚,他也随即成为这家全球最大的石油巨头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在他执掌公司的十年间,埃克森美孚从来没有停止过高速增长,股价远远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

埃克森美孚在全球能源行业里拥有傲视群雄的地位:全世界私人拥有油气储备最多的公司、最大的炼油商、最大的私人天然气供应商。

与李·雷蒙德的低调不同的是,薛光林很早就不吝向这个世界宣布了自己宏伟的目标。在光汇石油官网“主席致辞”一栏,第一句话是:“20多年前,我有一个梦想,建立一个中国民营的全球性能源公司”。

即便时至今日,薛光林还没有如愿以偿地将光汇石油打造成一家货真价实的全球性能源公司,但他的个人财富曾远超作为职业经理人的雷蒙德。

2009年,薛光林首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228位。次年,他再次上榜,以122.5亿元财富居第43位。

今年9月,光汇石油以525.27亿元营收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305位。令人费解的是,拥有如此高营收的光汇石油,为何会因3亿元欠款被银行贴上“老赖”标签呢?

由于从去年开始不再公布财报,外界无从得知光汇石油真实的财务状况。为了扭转颓势,薛光林甚至在光汇石油的全球高管大会上,从香港邀请来风水大师坐镇在主席台。

光汇石油现今的困境让这位喜欢使用繁体字的石油大亨脾气变得更加火爆。光汇云油离职员工们的记忆中,薛光林经常在公司内部会议室上公开骂人的情形让他们记忆犹新。

盘踞于南方的民营石油大亨中,多少带着些传承纽带。自辞任泰山石化的董事长之后,蔡天真早已淡出了公众的视野,另一位福建石油帮元老郑金泉则依然活跃在福建本土石油市场。

但和20年前搅弄风云不同,郑金泉创办的海奥集团一样如履薄冰。

他如今不停地为民营石油的生存奔走相告,先后参与了全国政协的《关于加快放开原油、成品油进口步伐的提案》、《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36条”的制定。

他们仍在时代和宏观经济的转轨中寻找远方的光亮。而对于光汇云油的未来,薛光林曾在接受采访时称,希望光汇云油在上线3-5年后,迅速占领中国成品油、燃料油的陆地、海上的线上线下销售市场,实现超万亿元的收入,并将业务范畴拓展到全球。

他能实现这个目标,以及自己20多年前心中立下的铮铮誓言吗?◆

来源: 角马能源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