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油气类

央视播报:我国石油行业现重大变化!三桶油、民营油企都有硬仗要打了


2019-03-25    浏览次数(198)    

继2017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后,2018年中国又首次超越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

3月23日,《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2018—2019)》(下简称“《蓝皮书》”)在京发布。

《蓝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原油加工量和石油表观消费量再创新高,天然气消费继续保持强劲增长。

其中,国内原油产量连续第3年下滑,降至1.89亿吨;原油净进口量达4.6亿吨,与上年相比增长10.9%。原油加工量和石油表观消费量双破6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逼近70%,连续第二年成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

同时,我国天然气进口量9038.5万吨,同比大幅增长31.9%,对外依存度升至45.3%,且首次超越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

预计2019年,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上升。当未来已经来临,中国油气能源安全已经成为国人关注的热点话题。

◆◆◆

发力国内勘探开发,原油产量有望再上2亿吨

受原油资源禀赋条件和低油价下高成本资源经济效益欠佳被迫停产、上游投资不足等影响,我国原油产量自2015年以来持续下降。

2018年,国内三大石油公司坚决贯彻国家重要批示,加大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在渤海湾、新疆、川渝等地区取得一系列新突破。尤其是中石油在塔里木盆地中秋1井、准噶尔盆地的沙探1井、高探1井和四川盆地的永探1井风险勘探均获得重大突破,这无疑提振了国内勘探开发的信心。

虽然“三桶油”都加大了勘探开发力度,但是去年我国原油产量也只有1.89亿吨,这与我国年度表观消费需求量6.25亿吨相去甚远。

为了遏制原油产量下滑势头,今年三大石油公司均在2019年工作会议上提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表示要加大勘探开发力度,将增大油气资源储备作为首要任务。中石油提出,今年的风险勘探投资将从10亿元上调到50亿元。中石化表示,今年的重点工作首先要聚焦稳增长保效益,国内上游要稳油增气降本,海外上游要加强资产运营。中海油则表示,要努力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增储上产。

2019年,随着油价回稳,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驱动,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将进一步向好。预计2019年原油产量有望回升到1.9亿吨以上,天然气产量升至1680亿立方米。

尽管各油气生产企业加大了投资力度,但由于建产需要一定周期,油气产量回升并非立竿见影。

在我国油气勘探区域地质条件和地表条件日趋复杂、老油区“双高”问题突出、非常规油气开发尚有技术瓶颈的情况下,原油产量重上2亿吨依然压力巨大。

油价冲高回落,油气生产效益与成本难控,油气生产企业的新时期高质量发展在震荡起伏的油价环境下挑战重重。

全国自然保护地与已有油气探矿权、采矿权重叠区块共占总矿权数的26%,全国生态红线和自然保护区的退出将影响1100万吨油气当量的油气供应,对国内石油稳产、天然气上产带来了较大影响,若这些硬指标得不到妥善解决,油气上产压力将越来越大。

从长远来看,通过以“三桶油”为代表的国家队发力勘探开发,中国国内石油产量还有望回到巅峰时期的2亿吨目标,这对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尤其是在国际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情况下,首先要自强才能赢得自尊,才能不至于出现“卡脖子”现象,才能保障能源安全。

◆◆◆

加大海外合作力度,提升权益油气产量保安全

2月中旬,中石油国际勘探开发有限公司通报了今年1月份生产经营情况,1月份实现油气权益产量当量896.6万吨,其中原油678.6万吨、天然气27.5亿立方米,超额完成月度计划任务。不仅如此,中石化、中海油也持续在推进还有油气合作,以获得合理的权益油气来保障国内能源安全。

2018年,我国石油行业企业在海外油气权益产量突破2亿吨,达2.01亿吨油当量,较2017年增长3.7%,其中权益原油产量1.6亿吨,权益天然气产量500亿立方米,在多个资源大国的油气合作取得了较好成果。

2018年,中国石油企业在哈萨克斯坦的卡沙甘油田、巴西的里贝拉油田、俄罗斯亚马尔LNG等大型项目进展顺利,成功收购阿布扎比石油资产,中标伊拉克、巴西等国油田,与卡塔尔签署LNG供应大单,完成哈萨克斯坦两座炼厂现代化升级改造,即将建成中俄天然气东线。

但对于中国石油企业来说,今后持续不断加强海外油气合作力度,为国家争取更多的权益油气,是要长期坚持的重点工作之一,也是确保能源安全的良好保障。

◆◆◆

提升天然气产量,推动能源转型保安全

近年来,安全保障与绿色转型问题是我国能源供应侧的两大核心问题。

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强调,要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7月,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加快调整能源结构,构建清洁低碳高效能源体系,加快油品质量升级,强化移动源污染防治。天然气作为清洁低碳能源品种,能够为保障能源供应和能源绿色转型提供双重保障。

但纵观我国天然气等绿色能源的发展之路,还需要较长的路要走。

受需求拉动,我国天然气需求量连续增长,在国内产能满足不了需求的情况下,进口量持续高速增长,2018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

2018年,国内全年天然气产量为1573亿立方米(不含地方企业煤层气),同比增长6.7%,远低于消费增速。

全年天然气进口量为125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31.7%,高于2017年的24.7%,对外依存度升至45.3%,较上年增长6.2个百分点。

《蓝皮书》预测,2019年,国内天然气市场持续快速发展,预计全国天然气进口量将增至1430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增长到46.4%。

天然气消费需求快速增长,国内供应能力不足,再加上需求侧管理薄弱、调峰应急能力不足等多种原因,将天然气产业发展的深层次矛盾以及天然气产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显露出来。

为此,2018年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对石油战线做出重要批示,明确要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增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能力。随后,国家出台了页岩气资源税减征30%、将致密气纳入补贴范围、对页岩气的补贴政策延续到“十四五”等财税扶持政策,鼓励增储上产。

为解决当前我国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不完备,产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去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并提出了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健全天然气多元化海外供应体系、构建多层次储备体系等10个方面的具体举措。根据文件规定,到2020年底前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2000亿立方米以上,以保障国家清洁能源供应。

国内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也全力提速非常规资源开发,常非并举,以非常规补常规。

同时“三桶油”也加快布局未来有潜力的资源。中海油积极建设天然气水合物国家重点实验室。继2017年在可燃冰勘探开发领域取得突破后,中石油继续开展工作、积累经验,为大规模商业性开发打牢基础。中石化成立了国家油页岩开采研发中心,着手探索研究对我国储量大、分布面积广的油页岩进行商业化开发利用。

但从整个天然气行业来说,还存在着众多问题,问题的解决已不能单纯依靠某个环节,必须从整个天然气产业链上出发,系统、全面地进行,综合各部门力量,加快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才能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才能更加有利于保障能源供应。

◆◆◆

转变消费方式,跨越石油时代保障能源安全

在1月23日北京召开的“跨越石油时代”国际研讨会上,与会专家指出,中国石油消费在2025年有可能提前达到峰值,总量约为7.2亿吨。

在国内油气产量满足不了需求的情况下,要保障能源安全,就必须控制石油消费,向清洁能源转型。

一是采取“禁燃、限塑、定标”,控制石油消费总量。在交通领域实行“禁燃”,分车型、分地区、分时段禁止销售传统燃油车,进一步推动汽车革命,确保控油目标的实现。在石化领域限制塑料生产,以降低石油消耗。在其它部门的油耗设备进行定标,给每个行业设定石油消费限额,制定量化目标,提升石油消费效率。

二是走发展可再生能源之路,替代石油消费。继续发展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替代。为保证风电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在发电等领域的应用,借鉴法国、英国、美国等诸多消费国开始大力投资储能技术和分布式能源经验,以解决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问题。

三是进一步制定能效目标,倡导多样、高效、灵活、可靠的能源来源,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化能源经济模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缺油少气的国家来说,其它国家的先进经验和理念完全可以学习和借鉴。

◆◆◆

深化油气改革力度,引领中国经济跨越石油时代

面对油气资源日益紧张的局面,近年来国家层面高度重视。不但国家领导多次作出重要批示,而且从政策层面也出台了诸多政策,来进一步推动油气体制改革。

2017年5月,《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发布。《意见》坚持问题导向和市场化方向,充分体现了油气改革由增量到存量、由部分到整体的系统性变革思路。一年多以来,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开放范围有所扩大,市场活跃程度提高。

在矿权竞争性出让方面,2017年,国家围绕矿权竞争性出让出台了一系列方案,有序放开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提升资源接续保障能力。考虑到不同类矿产资源管理的特点,中央同意将新疆作为油气勘查开采改革试点省份。新疆已先后4次出让油气矿权,基本形成了从协议出让到竞争性出让,从以国有公司为主导到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参与的勘查开采体系。随着改革不断深入,引入更多社会主体进入油气上游领域将成为我国推进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

在油气管网公平开放方面,2018年8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要求原油、成品油、天然气管道(不含城镇燃气设施),LNG接收站,地下储气库等及其附属基础设施,都将向第三方开放。并且在2019年3月1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正式审议通过了《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营机制改革实施意见》,将组建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

同时,在进一步放宽油品销售环节市场准入、完善油气进出口管理体制、完善居民用气定价机制,以及原油期货交易平台建设等方面,我国也取得了巨大进步,为确保国家能源安全,建设美丽中国作出了巨大努力。 

需要指出的是,石油对外依存度与能源供应安全虽有关联,但并非必然因果联系。石油供应安全总体受进口来源地的稳定性、通道的安全性、储备水平等因素的影响。目前,我国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指引下,与大多数资源国建立了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在较长一段时期内,我国遭受资源国禁运的可能性不大。

只要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确保进口来源和通道的多元化,提高储备能力,提高保障通道安全的能力,对外依存度高并不一定会引发供应危机。

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只有未雨绸缪,多措并举,才不会亡羊补牢,我们才能真正安心发展,才能实现在经济发展的能源转型,实现建设美丽中国的梦想。

文章(包括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 石油Link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