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黑色金属类

铁矿石价格大涨归罪期市 业内人士怒怼投机炒作偏见


2019-06-25    浏览次数(812)    

随着铁矿石价格上涨,“需求在下降,价格在大涨”纯粹由“资金炒作”造成的偏见和“甩锅”言论也时现个别人士之口。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观点不仅与今年以来铁矿石市场供应偏紧的种种表现相悖,也在期现价格推演逻辑上存在明显漏洞。尤其是,在对期货市场功能、机制、现状缺乏基本认识的情况下,过分夸大期货市场投机效应,无视其价格发现与风险管理功能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正确定位,实不可取。

对事实视而不见

首先,观点混淆了长期需求与短期需求两个概念,无视铁矿石市场基本面短期紧张的基本事实。

相关市场人士表示,铁矿石从年初上涨至今,无论是期货指数还是现货普氏指数涨幅(涨幅为62%)均已超过50%,根本的原因在于现货供需矛盾的不断加剧,推动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

“由于今年钢材产量一路向上,粗钢增量在10%左右,叠加供给偏紧,使得铁矿石今年供需缺口较大,前5个月中国港口库存已经降了2000万吨。”永钢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志斌说。

在供给端,据本钢集团销售中心期货贸易部副部长孟纯指出,从2013年铁矿石供过于求的趋势形成,一直到今年VALE矿难,全球铁矿石供应过剩的局面已经持续了6年。在这6年内,大部分中小矿山和国产矿山均因亏损以及难以与4大矿山企业抗衡而减产或关闭。

在孟纯看来,我国钢材需求的持续增长,以及大周期铁矿产能及投资的减少,共同推动了铁矿石价格上涨。“年初巴西淡水河谷矿难,导致大面积矿区关停,同时澳大利亚两大矿山必和必拓和力拓受到飓风影响减少发货,从今年年初开始,进口的铁矿石出现大量货船延期的情况,春节以后到港的铁矿石量明显出现下滑,随之价格开始出现上涨,世界主要三大铁矿石出口矿山在同一时间减少发货量在5000万吨,从而导致了全球铁矿石供应紧张。”她认为,在此情况下,无论是贸易商还是钢厂,船期和长协都不同程度地进行了延期,这个延期导致时间错配,影响了大约1500万吨的量,最终导致供需紧港存大幅去化,铁矿石价格大幅拉涨。

“从现在的市场供需来看,2019年铁矿石已经从供大于求转向供不应求。而弥补供应数量缺少的平衡办法之一,就是提高铁矿的价格即供应成本,而提高钢材的成本,导致钢厂利润下降直至亏损,减少粗钢产量,减少对铁矿的需求。”大有资源公司总经理梁若东介绍。

“炒作”结论显得苍白无力

另有观点在对期货市场现状、功能、机制等缺乏基本了解的情况下,认为铁矿石价格上涨是资金投机的直接结果。

据wind数据,截至6月22日,大连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为822.5元/吨,较4月1日上涨29%。同期,铁矿石62%普氏指数价格从87.9美元/吨涨至116.4美元/吨,涨幅32%。境外普氏价格涨幅高于大连铁矿石期货。

从上述数据不难发现,铁矿石期货与现货价格并不存在所谓的“背离”,现货价格涨幅高于期货价格。

光大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对记者表示,今年期货价格一直比现货价格低,而且上涨过程中期货价格增速慢于现货价格。另外,为维护市场平稳运行,近期大商所推出多项措施。

“铁矿石价格处于相对高位,将刺激铁矿石的新增供给。巴西淡水河谷溃坝事件缓和后,从近期官方一系列表态看,也存在复产的可能性。所以铁矿石期货远月价格呈现逐月递减的价格结构是合理的。”张志斌说。

此外,早在2012年生铁产量6.64亿吨,粗钢产量7.24亿吨,钢材产量连年上涨。铁矿石普氏价格曾从2012年9月份一路上涨至年底的144.50美元/吨,涨幅超过50%。彼时铁矿石期货并没有上市。

伤害实体说法不攻自破

有观点称“今年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主要是受国内期货的价格引领,这给实体经济带来了严重的损害。”对此,多位钢企人士现身说法,让这一说法不攻自破。

蔡拥政对记者表示,铁矿石期货是钢厂进行价格发现和风险对冲的工具,它的优势是市场信息反映充分,流动性好,成交活跃。对钢厂现货运营具有价格指导和对冲成本上涨的作用,也优化了钢厂的现货运营模式。企业用基差贸易模式能够深化应用,可以起到逐步改变现有铁矿石现货定价机制的效果。

他表示,当前市场期货价格主要基于基本面运行,期间波动会受宏观、汇率、突发事件等因素影响,目前铁矿石期货价格对现货市场供需的代表度越来越高,已成为现货贸易定价的重要参考。我们认为铁矿石期货在企业规避市场风险以及上下游市场定价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梁若东认为,在铁矿石价格大涨行情中,大商所的铁矿石合约起到了及时发现价格的作用。为了防止铁矿石现货的进一步上涨给钢厂利润带来损失,很多企业利用大商所铁矿石合约进行提前锁定成本。

市场人士指出,今年以前,企业对于“钢强矿弱”的价格结构习以为常,面对今年铁矿石“牛市”应及时调整策略、主动采取应对措施。“巴西矿难发生后,我们担心美元货采购困难加大,及时在期货市场做买入套保。随后采购到港口现货和海漂货之后,在期货上平仓,有效降低了铁矿石采购成本。”张志斌在采访中提到。

记者了解到,将商品价格大涨大跌原因归咎于期货市场,这并非首例。动辄让期货市场为现货涨跌“背锅”的阴谋论也一直不乏拥趸。在这种阴谋论的背后,我国粗钢产量屡创新高这一因素,却在铁矿石价格大涨、钢铁行业利润下降的原因中,被选择性地忽视了。

来源: 证券日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